<span id='zxp8t'></span>

<ins id='zxp8t'></ins>
  • <tr id='zxp8t'><strong id='zxp8t'></strong><small id='zxp8t'></small><button id='zxp8t'></button><li id='zxp8t'><noscript id='zxp8t'><big id='zxp8t'></big><dt id='zxp8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xp8t'><table id='zxp8t'><blockquote id='zxp8t'><tbody id='zxp8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xp8t'></u><kbd id='zxp8t'><kbd id='zxp8t'></kbd></kbd>
      1. <dl id='zxp8t'></dl>

        <acronym id='zxp8t'><em id='zxp8t'></em><td id='zxp8t'><div id='zxp8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xp8t'><big id='zxp8t'><big id='zxp8t'></big><legend id='zxp8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zxp8t'><div id='zxp8t'><ins id='zxp8t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<fieldset id='zxp8t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<i id='zxp8t'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zxp8t'><strong id='zxp8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1. 深度影評丨《基督聖體》影評,現代藝術電影的標桿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
            這是部純粹的波蘭宗教電影,全程以波蘭語拍攝,足見本片濃鬱的地域特色,本片也獲得奧斯卡、威尼斯電影節的雙料提名。習慣瞭好萊塢大片的快節奏、低信息,可能,部分觀眾對本片的節奏、敘事可能非常膈應,因為本片似乎不太考慮觀眾們(普遍意義上的廣大群眾)的接受習慣,平緩散亂的敘事排斥著觀眾,令人很難直接融入這部電影。但是,隻要你足夠沉得下心,這部電影一定能帶給你豐富的人生思考和藝術享受,尤其在道德衰敗極為嚴重的當下。

            聖經記載,耶穌基督被釘死前的那一晚,他與12門徒共進晚餐。對於自己的死,耶穌早有預感,晚餐中,他拿起餅,掰開,說:“這是我的身體,你們拿去吃瞭吧。”隨後,他又端起杯中的葡萄汁,說:“這是我的血,你們喝瞭吧,這一切都是為瞭紀念我。”從此,歷代教會和信徒們遵循耶穌的教導,在地上延續這個儀式,紀念耶穌,以期在天國與耶穌重聚。這個儀式就是聖餐禮——餅代表聖體,葡萄汁代表聖血。在天主教中,多與彌撒結合舉行。

            以上是《基督聖體》這部電影的“眼”,透過它,便能理解電影所表達的理念;而在結構上,這個宗教儀式被拆分成多個片段,分散開來,構成整個故事框架,舉個不恰當的例子,電影中的儀式猶如一塊面包,被橫切成面包片,在面包片之間,填以各類佐料,成瞭“至尊皇堡”。這個大漢堡就是電影本身;佐料便是聖餐禮(彌散)之外的故事細節——比如主角的過去、現在、將來。

            主角丹尼爾是個憂鬱少年,因為少不更事,誤入歧途,進瞭少管所,可謂前途幽暗。但是,在勞改的過程裡,丹尼爾受牧師感化,得到瞭救贖,他逐漸成長,對生活燃起瞭希望,想成為牧師,救贖他人。

            可惜,這是不可能的。丹尼爾身背污點,沒有一個教會願意接受一個勞改犯做牧師,他的人生早已註定,隻能在木材廠的咯吱嘈雜聲裡慢慢耗費。

            在勞改牧師的勸說下,丹尼爾上路去瞭木材廠,路途中順便嗑藥逛夜店,打架鬥毆,又美滋滋地搞瞭一發;不過他還是很憂鬱,因為旅途暗淡。他有理想,可去往理想的道路被堵塞瞭,眼前的道路隻能通往木材廠。

            不甘心的丹尼爾中途變卦,被木材廠邊上的教堂鐘聲吸引,去瞭教堂小鎮;主教大人正好有事出門,同時不問來人出處,接納瞭丹尼爾,於是他順勢代理教堂,成瞭牧師,主持彌撒,進行聖餐儀式,傾聽禱告,並幫助小鎮居民們化解瞭一場矛盾。

            這個過程中,丹尼爾以身作責,教導感化瞭小鎮居民,消除彼此的隔閡,協助反思自身的錯誤,使小鎮居民明白,集體一致的高尚情感所帶來的正義感,恰恰違背瞭天父的教導,傷害瞭彼此,“好人們”以自己的“善”懲罰、排擠“惡”,卻恰恰成瞭惡本身。同時,丹尼爾通過教導解救他人,救贖瞭自己。

            這裡,涉及到聖餐的一個宗教意義。聖餐表明瞭基督徒在同一位主裡的生命的交通與分享。基督徒們分享瞭天父的血肉,這就表明基督徒們彼此血濃如水,體內流淌著一樣的血液,他們親如兄弟姐妹,一起作為聖體的一部分,得到主的救贖。

            而在電影中,小鎮居民因為一些原因,孤立另一位居民,完全違背瞭主的意願,又如何覿著臉,接受天主的恩澤。於是,電影最後有個鏡頭,老主教夫人終於冰釋前嫌,接納那位被孤立的居民,允許她一起做彌撒禱告。

            宗教往往講究以德報怨、浪子回頭。比如佛教有“下下人有上上智”、“放下屠刀立地成佛”的說法。其實,基督也是一樣的,在很多影視作品中,經常出現。舉個例子,《教父2》中,帕西諾飾演的柯裡昂年輕時,為瞭幫派秩序和傢族權威,殺瞭哥哥弗雷多,晚年的柯裡昂非常後悔,內心極為煎熬;《教父3》中,因為幫派鬥爭,他來到梵蒂岡,遇到瞭大主教,兩相交談甚歡,談著談著,柯裡昂痛哭流涕,訴說、後悔自己犯下的罪孽,這時,主教親自為他禱告,赦免瞭他的罪。

            可以看到,隻要在生命最後一刻前懺悔自己,皈依上帝,人世間所犯的所有罪孽都被赦免,殺人的罪犯依然閃爍著人性的光輝,進入天堂。這裡就帶出一個老生常談的問題:以德報怨,何以報德?

            往下看。

            電影最後,丹尼爾光著膀子,效仿耶穌的模樣,在耶穌像前張開雙臂,似乎寓意著丹尼爾“獻身”,靠自我拯救,成瞭聖體的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順著這樣的邏輯,主角丹尼爾的結局必然是被拯救的。可事實上,他因為欺騙主教,擅離職守,勞改的期限尚未結束,最後還是回到少管所,在犯罪青年的集中營裡,繼續著毫無希望、暗無天日的日子。

            事實上,本片的結局是曖昧的,我到最後都沒能看透導演的創作傾向,或許,在導演和創作者眼裡,所謂善惡,根本無法簡單做切割,到最後,隻能總結為一套無奈的辯證:空洞的善是惡的溫床,極致的惡是善的墳墓。好人與壞人,何去何從?

            故事之外,本片的鏡頭運用和畫面表現也極為驚艷,可謂藝術與技術的巧妙結合。導演揚·科馬薩像極瞭極簡主義者,喜歡用定景鏡頭,以虛焦、定焦的手法在前、中、後景三個維度切換,沒有因為敘事需要,過多地進行剪輯,保持瞭畫面風格的統一性,非常地穩,極富視覺美感,這種富有秩序的美感加上明亮、鮮艷的調色風格——類似阿裡·艾斯特的《仲夏夜驚魂》——極富視覺享受。最後,本片的燈光師水平很高,估計也是個偏執的藝術傢,幾乎每一個室內場景都安排好不同風格色調的燈光,營造出各類不同氛圍的場景,時而冷艷、時而溫馨,與電影的敘事、調度高度合一,幀幀如畫。

            綜上所述,不錯的故事配合運鏡手法、畫面調色、燈光場景佈置等,將《基督聖體》的視覺藝術推向極致,屬實驚艷。毫不誇張,這是一部不可多得、非常優秀的藝術電影。